基本上这篇文章与技术无关,但是传统以来 I++ 俱乐部的小伙伴都是靠技术吃饭的,所以不可避免在讲述因果情缘的时候会伤害到一些看到技术名词就头疼的同学,这里对这些同学的脑壳说句抱歉,希望即便如此,也不会让你们对这个地方有不好的刻板印象。

从本质讲,我对 I++ 俱乐部的定位是一个乌托邦,不论将来会以开发工程师为就业道路,还是成为游戏策划,产品经理,设计师等等,都可以在这里有一席之所,大蔽东大寒士尽欢颜。已经就业的同学相信都知道,创业的初心和愿景很重要。如今的这个思路从 2015 年开始,在俱乐部每次的招新宣讲我都会提到,而事实上这个思路从李瑾创办之始就已形成,又经过几届孵化,但在未来,我希望它能成为 I++ 一年又一年的延续过程中,被真正珍视的东西。

回到 2014 年,当时我在大二,俱乐部主要有 5 位与我同届的成员,5 位上届学长学姐。作为个人我自然是自私的,当时最为成熟系统的社团是开发了校园软件的先声俱乐部,日活近万的需求驱动他们比其他社团有更快的成长,我出于向往同时加入了 I++ 和先声两个组织,试图找到一个接触项目开发的机会。彼时先声的服务端用 ThinkPHP 框架编写,这是我阅读的第一份开源项目代码。了解到它的原理后我发现了一个绕不开的技术问题:「缓存」,即一个内存的存储系统,用于加速数据库的读取,典型的系统有 「redis」 和 「memcached」。在当时大数据尤为火热的背景下我对这个话题倍感兴趣,于是我下定决心把「redis」的代码通读一遍,谁曾想一读就是大半年,谁曾想此后我就走上了数据库的道路。

任何研究的长跑里一个人死磕的孤独都是最难熬的,加之没有比赛奖项的产出,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你正在坚持什么。这也是为什么我愿意持续为 I++ 付出的原因 —— 这个世界需要有人知道,那个坚持的人正在坚持什么。

大约从 2015 年起我们开始定期举办技术分享,例如我把「redis」的设计实现拆成多节讲了数周,我清晰地记得还有李卓立分享的「nodejs」的异步机制,记得「vagrant」虚拟机环境的搭建。当时我和李卓立,杨佳星共同去了上海 gitcafe 举办的线下开源活动。这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一段时光,每天都可以感受到自己在分享中成长,而不是迷失在自我怀疑之中。

把时间过渡到 2016 年,这一年我大三,是需要准备实习面试的一年。大厂数据库岗位的应聘除了靠曾经 ACM 比赛积累的算法能力,还需要我有 Linux 运维经验(百度),需要我阅读过分布式系统的论文(豆瓣),需要我能清晰说出 LevelDB SSTable 的布局(腾讯),需要我熟悉分布式计算框架(百度大搜),计算机网络 TCP/IP/HTTP,操作系统等基本知识更不必说,实际场景如评论系统的设计,RPC 系统的设计也需要略知一二(字节跳动)。时至今日我看这些问题自然早已不是问题,但回头看当时迷茫的我依然唏嘘,身边的学长多数读研与留学,工作的也鲜有从事系统领域,自身能力弱是一方面,求助的渠道也十分有限。无助的心情贯穿这一年的始终,直到我实习辗转于菜鸟,云计算创业团队,京东云之后,在 2017 年,艰难的应聘过程才得以结束。

我所要说的是「连结」。

在彼时我即将毕业的 2017 年,我改变了对 I++ 俱乐部的想法,原因很简单。假如我在学习过程中有如我自己一样的人,愿意对我指点一二,想必我能走的更快更远。I++ 需要作为这样一个「纽带」的角色,即便物是人非,一届又一届,新的正在成长的同学不会是一无所有的,他可以通过这里的人脉,我们共同的「连结」,找到合适的又愿意无私帮助他的朋友。对于社团而言,甚至是经济上的帮助。

「分享」和「连结」,是我对 I++ 未来期许的关键字,你可能否定,我无法阻止,你可能别有他想,我一样支持。新的血液会注入新的能量,我对这里的未来充满期待。